【视频不能看解决方案】手机端浏览器(推荐使用手机自带浏览器或搜狗浏览器,移动网络会有部分拦截)
公告:大白兔备用地址请广大兔友及时更新收藏,爱收藏不迷路,大白兔永久地址(HTTPS://DBT11.com),地址栏输入备用地址即可访问!!!

老婆的男人们第三卷2


  只能远远的看着,想要去追寻,可是只因为时间不合适,他就要隐忍着。自从她走,他就一直站在门口,还保留着原来的姿势,久久的伫立着。
  他不是不难过,但他也庆幸,他看到了他的妻子,想要和他在一起的决心,只要她还愿意留在他的身边,这就足够,其他的阻力,他会一一的去摆平。
  这件事不会平白无故的被人翻出来,萧珊雅也不会是不经意的发现乔恩的存在。那么这一切肯定有人在背后操纵,到底是谁,见不得她过好日子?
  腾椿语回到房里,脑子飞速的转着,想着还有什么补救的方法。解铃还须系铃人,首当其冲的是要找到乔恩,让她出面澄清,这个孩子到底是谁的!
  阴沟里翻船,腾椿语现在百口莫辩,都是那个叫乔恩的女人,这女人处心积虑,以为把事情闹大,她就能得到什么吗?拿人钱财,替人消灾,这话怎么也不准了,乔恩拿了钱,为社么还要搞出这么多事情?他才不相信,那个只见过一次面的女人,会爱上他。
  「叮咚叮咚。」门铃疯狂的响着,听得出按门铃的人的烦躁。腾椿语一遍又一遍的按着门铃,这房子是那个叫乔恩的女人的住所。
  「开门!乔恩你给我开门!」腾椿语干脆对门拳打脚踢,砰砰砰,一声快过一声,一声又高过一声,腾椿语显然就是不耐烦极了,愤怒极了。
  「先生,这家没有人,您别再敲了。」旁边的邻居出来劝阻,腾椿语这样确实有点扰民了。
  「她去哪里了?!」腾椿语怒红双眼,像一头发狂的狮子。
  邻居愣了一下,然后道:「不知道,这家的那位小姐是个模特,我们平时也没来往,只是昨天看见她大着肚子搬出去,才留意了一下。」竟是人去楼空了?这女人果然不简单!竟然给我下套是吧,不要让我找到你,否则,要你好看!
  腾椿语愤愤的离去,动用他的关系,开始翻天覆地的找这个叫做乔恩的女人。
  但如果有个人存心的躲着你,世界这么大,你到哪里去找?所以这几天他尽管已经焦头烂额,但也还是没有头绪,乔恩就像是人间蒸发了一样。
  琪琪走的这几天,他也尝试着去登门谢罪,可是萧珊雅闭门不见,根本就不给他这个机会,他想琪琪,那个迷糊的老婆,有没有按时吃饭,睡觉的时候有没有踢被子?夜里无眠,他辗转反侧,想起的都是他们一起生活的琐事,那些小事,现在反而在他的脑子里清晰了,似乎一切与她有关的都刻印在了他的脑子里。
  这边辛博琪被关在家里,房门倒是没有锁了,可大门是不让出的,萧珊雅这次是铁了心的,景阳也总在一边帮腔,琪琪孤军奋战,刚开始还和她妈妈吵,后来就觉得没意思,所幸也不再谈这话题。只是萧珊雅总催她,她就瞪眼睛,气呼呼的跑回房间去。
  腾椿语工作依然繁忙,这几天下班就开车到辛家守着,期盼着能见一面,解释一下,可总是无果。他就一天一天的守候着。
  每当夜里,腾椿语的宾利车开走之后,都会有另一辆车开进来,停靠在角落里,黄色的兰博基尼,车子里的人,抬着头,刚好能看到楼上的窗户,窗帘映照下,偶尔可以看到屋子里的人,那个同样是他日思夜想的人。这样远远的看一眼,竟然都觉得幸福,可是这样怎么能够满足?
  辛博琪洗了澡,正准备睡,她将房间的门反锁了,防止有人进来。她防着的其实也就是景阳,那厮出入她的房间就和走城门一样,本来也没什么,只是最近她发现景阳和她妈妈同仇敌忾,竟然不站在自己这边,所以就更加的不待见景阳了。
  头发还是湿漉漉的,她懒得吹,直接掀开被子躺下,关灯睡觉。
  阳台的窗子响了一下,她以为是风声没有在意,可是紧接着的脚步声,着实吓了她一跳,惊恐道:「谁?!」虽然关了灯,可还是有月光照射进来,房间也并不黑暗,她看到是一个男人,背着光看不清样子。她尚在惊愕之中,那人忽然上床,紧紧地抱住了她。辛博琪吓得用力挣扎,嘴巴却叫不出声来,她的唇被人用唇封住了。那是一个近乎绝望的吻,宣泄了所有的悲伤,还有绵绵无尽的爱意,疼惜。
  辛博琪不再反抗,任由他亲吻着,这种接吻的方式,她很熟悉,这种亲吻的感觉她也很熟悉,是雷晓。
  这吻不似往日那样炙热,他似乎也没有进一步的动作,轻柔的,怜惜的吻着,竟有一种唇齿相依的感觉。她自然是惊讶他的到来,这毕竟是她娘家,一墙之隔还有个景阳,她的父母也都在家,雷晓怎么就敢跑来?她的脑袋里一团浆糊,直到嘴巴里尝到了又咸又涩的味道,她才惊呼:「雷晓,你怎么哭了?」他也不说话,只是压在了她的身上,继续的吻她,眼角不断的流出眼泪来。


  这个男人竟然在哭,雷晓这么多年,只哭过两次,第一次是最疼他的奶奶去世,第二次是他爸爸冤枉了他。他的爸爸告诉过他,哭是最懦弱的表现。所以在他的印象中,男人都是不能哭的。然而这跟男人现在却哭了,而且哭得不可抑制。他吻她,夹杂了他的呜咽声,他拥抱她,想要有一些温暖。
  「雷晓有人欺负你了吗?」她轻轻的拍着雷晓的背,温柔软语的安慰他。
  良久,雷晓才拖着浓重的鼻音答了一句:「没有,只是我很想你。」「傻瓜,哭什么呢?」她呵呵的笑了,这似乎是第一次,她像个大人一样,安慰哭的像个孩子似的雷晓。
  雷晓将脸埋在她的怀里,呼吸着她身上的香味。他白玉一样的手,钻入了她的睡衣下,慢慢的抚摸着她的小腹,他的手掌温热,细腻。这样的触碰,引来了她的嬉笑:「痒痒的,雷晓你诚心让我不安宁。」雷晓也不作声,继续的抚摸着,然后将头靠了过去,细细的亲吻着她的小腹,眼泪吧嗒吧嗒的滴落在她的小腹上,滚烫炙热。这里,曾经有他的孩子,属于他们两个的孩子。可是如今,一无所有,甚至没有让他摸上一摸。他将耳朵贴了上去,幻想着里面还有他的孩子,仔细的听着胎动,他想要笑,唇角是上扬了来,可是眼里的泪,也跟着流了下来。
  「雷晓,你到底怎么了啊?你说话,别总是哭。」她终于忍不住,这男人哭得她心里乱乱的。
  闻言,雷晓抬起头来,轻轻的对着她笑:「我爱你。我这辈子,克克啪都只爱你一个人。琪琪,你嫁给我吧。」他淡淡的笑容,脸上还挂着残泪的痕迹,这样的雷晓,抛去了以往所有的戏谑。雷晓这样的男人,一旦认真,那就是一生的承诺。
  他已经全都知道了,本来找私家侦探,只是想知道她到底被谁的狗咬了,但是查出来的,不仅仅是那一件事。最重要的,是她流产了,而他断定了,孩子就是自己的。他刚知道的时候,整个人呆愣住,像是被活活的冻成冰雕一样,他的全身没有一点温度,他只想立刻到她的面前,给这个女人温暖。可是他不能,他还有顾忌,他必须想得周全,所以现在才来见她。
  辛博琪如遭雷击,中头彩了,绝对是头彩,先是景阳那个混蛋,莫名其妙的说爱自己,现在又是雷晓这个神经,大半夜爬窗户,来了哭得淅沥哗啦的,好不容易不哭了,就是一句我爱你。有没有这么夸张啊?!还有他说,嫁给他,景阳也这么说。她一个人难道可以嫁给三个男人?那不是三重婚了?苍天!这是做梦吧!难道她穿越了?回到了母系社会?晕了晕了!
  「相信我,我说过的话,都一定会做到,你要做的就只是等待。琪琪,相信我,我可以给你幸福。」「等等。雷晓你想干什么?」辛博琪忽然觉得害怕,莫名的担忧,隐约觉得,要发生什么大事。
  雷晓忽然笑了,戏谑的看着她:「不给我擦擦脸吗?我这个样子出去了,别人看了,以为你欺负我呢。」这人变脸怎么和翻书一样快,她还没想明白,他那句话是什么意思,还没想明白,他今天为什么这样凝重,他就又变换了模样,变得和景阳一样的玩世不恭,小痞子的样子。
  辛博琪看了看开着的窗户,压低了声音问他:「你是爬墙上来的?」雷晓点点头:「二楼还难不倒我。」他抓了她的手,用她的袖子,给自己擦眼泪。
  辛博琪皱眉,想抽回手,他却用力的攥着,她不由得恼怒:「弄脏我衣服了!」「我赔给你好不好?把我自己赔给你,我名下的产业都给你,你想买多少衣服都行啊。」他的声音也不大,只有他们两个人听得到,毕竟夜深人静,他还是要小心行事。
  「谁稀罕你。雷晓你越来越不要脸了。这里是我家,你胆子可真大,想害死我是不是?我妈妈发现了,我就完了!」她瞪他,手也不知不觉的到了他的脖子,好似要掐死他一样。
  雷晓呵呵的笑着:「我舍得你?琪琪,你总把我想成一个坏人。我就是想你了,过来看看,一会儿我就走。难不成,你是舍不得我?那我就不走了,今晚留下给你侍寝。」「去你的!」她咒骂一声,对雷晓,她总是没辙。
  「好了我不逗你了。真的走了,你好好休息,以后不管发生什么事,都有我,你不需要担心,不需要害怕。」雷晓环住她的腰,在她的耳边呢喃着。
  「哦。知道了。你怎么还不走?」她随口应着。
  「马上了,再让我抱一会儿。」雷晓抱着她,长久的不再出声。她也不动,雷晓的怀抱竟然让她觉得安稳,慢慢的进入佳境。


  凌晨的时候,雷晓离开,回到他的车里,复又看了一眼那个窗户,天一亮,就什么都变了,别怕,一切有我。


上一撸:老婆的男人们第三卷3



下一撸: